现金网
使用微语记录您身边的新鲜事

真钱网:800年时光岁月

admin 2019-9-1 现金网 评论 40 次

深秋季节,车行在徽州的山水村落间,一条省道蜿蜒前行,串连起众多的风情景点。其实细细看来几个著名的,熙熙攘攘拥挤着游人的去处只是其代表罢了。道旁青山,松竹密佈,村落路边,零星樟、榧、枫、杉色彩斑斓。水杉的尖针叶通体金黄,透着富贵气息,乌桕树叶片红得娇艳欲滴,路边溪流,岸上田块盛开的小朵白菊、金菊,那是农家栽培入药去火的茶菊,又叫黄山贡菊。

不时映入眼帘的山间一处处住民村落,粉墙黛瓦,高耸的马头墙,其间有斑驳墙面的旧屋老宅一定是古旧建筑。黟县的西递,宏村附近,形态完整,有古韵传承,山水秀美且正在整理修缮迎客的有塔川、郭村,卢村、奇墅村等。不要小看了这些地方,说不定那天在城市的喧嚣中呆腻了的人们会来这里小住,休闲养老。在皖南地区,这些事例已有很多了。

来到了宏村。

宏村位于黟县东北11公里,距西递18公里,村落建筑有800多年历史,为徽州第一大姓:汪姓家族集聚地。相传汪姓先祖经商致富,看中了现在宏村的这块地方,率家族众人在此建村落户,繁衍生息。

800年时光岁月,多少楼台灰飞烟灭,多少事端翻天覆地,宏村汪姓竟还能代际传承,脉络至今,且留有一片高壁墙,院厅堂,流水不息的深街古巷人家,这本身就是一个神奇的看点。

走进宏村的老街古巷,窄窄的通道,两边斑驳古旧的高墙,若不是川流不息的游客队伍,真还有些清冷落寞的感觉。老屋墙基由大块条石砌就,贴墙基边上一渠流水,小小的渠道,沿地形绕家家户户门前流过,间有敞开的水口,这是宏村人家门口用水的地方,且有规矩:早八点前一律为生活用水,不得洗涮别用。一水绕村,户户清泉。

宏村的商贾大户宅第建筑当然是重要看点之一,这是有价值的实物传承,处处透着明清汪氏人家古旧的生活气息。

宏村的宅第屋宇颇有特点,纵然是再大的富贵人家,也是间处在街巷族群的村居中,只不大的门楣装饰精致,显出些富丽堂皇而已,不象北方的商贾大院,高墙壁垒,独处一所,门庭彰显,正房端庄,两厢分明,偏正有序。透着尊卑分明的王者之气。

村中的承志堂是清代徽州大盐商汪定贵的宅第,他在咸丰五年(1855)修建了这座大宅,宅第不算彰显,徽派风格制式,墙嵌门楣,两边面壁也不是很大,然内部建筑结构却是精致考究。整个就是外砖石,上青瓦,内木构,天井小院组成。据说整个建筑光立柱就有136根,9个天井,7座阁楼,建筑面积达三千平方米。承志堂最具特色的是厅堂,徽居建筑一般进门,过天井,入厅堂。厅堂不设门,完全敞开,空间高大,中间正面壁上有条幅,两边楹联。靠壁条案上置左瓶右镜,谐平静安逸之意。八仙桌两边落座,东主西客。

承志堂装饰尤为精细,厅堂上下,窗棂内外,樑柱东西,仪门左右,无处不是极为精致的木雕,题材内容既有渔樵耕读,也有福禄寿喜。有八仙,有三国,天上地下,仙人凡夫,动物植物无所不包,且雕刻技艺高超。据说徽州大户人家宅第富贵气息的考量,重要一条就是其装饰的木、石、砖雕刻技艺的高下繁简,相比起来承志堂建筑之堂皇精细自是属于上乘,承志堂内部设计布局亦为考究,前厅后堂,东西厢房,书房卧室均有布局。细细浏览打量一番,发现其特色:高堂宽厅,暗卧,矮楼,无窗,皆天井,厨房卫生间几无概念。徽居高墙无窗,室内采光全仗天井,美其名“肥水不外流”。卧室极暗,特细细打量一番:四壁皆木板,三分之一空间置一木架床,床身四周自是精雕细刻满镶,中间留有约够两人坐的位置,无窗、无光线,前置一小桌。感觉在这里有一种沉闷的压抑感。史上有说徽商封闭保守,墨守成规特点的,想必徽居特色兼有其写照吧。

承志堂主人汪定贵16岁外出学徒,历尽商场磨砺,成为巨贾,还花钱捐了个五品同知,算是个厅局级,虽是虚衔,但也过了把官瘾。精心修筑了居所,也有渲染官宦之家的意思。

宏村气势不凡的古建宅第不少,有南湖书院,位于南湖北畔,坐北朝南,厅堂宽敞明亮,其梁柱精选白果、香樟实木,据说可避蚊虫,为汪氏族人子孙读书的地方。汪氏宗祠是宏村最重要的场所,建筑有典型的明代风格,尤其是梁架建筑构件雕刻精美,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准。进入祠堂是一块照壁,上写着朱熹家训。绕过照壁,过天井即祠堂,又称乐叙堂,正堂中悬挂祖先画像,这里是汪氏家族祭拜祖先及族人议事的场所,也算是全村政治、文化、教育中心。

村中还有敬修堂,德义堂,树仁堂,居善堂,务本堂,怀德堂,敦厚堂,桃园居等若干宅院,多是为官、为商的老爷,先生们的归家居所。

值得一提的是位于宏村正街中段的振绮堂,是曾经的民国总理汪大燮故居。汪大燮是清末举人,初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任职,相当于外交部官员,当过留日学生总监督,早年的同盟会及国共两党留日生员都应该认识他。还当过外交部左参议,先后出使英国、日本,在民国政权中屡任要职至总理。史上留有一笔的是1919年5月,中国政府准备在不平等条约《巴黎合约》上签字,割让青岛,时任外交部长的汪大燮于5月3日凌晨专程到北大校长蔡元培家中告之消息,蔡元培立即向学生通报情况,从而引发了史上著名的“五四运动”。

一个民国的外交部长,将事关国家利益的重大外交事项私下通过北大校长通报学生,掀起一场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爱国民主运动和新文化运动,这是一件很有意味的事,然史上极少有人知道与黟县宏村的汪大燮有联系。正史中只四字:“消息传来”。

至振绮堂汪大燮故居门前被告之:该处现为汪家后人住所,不便入内,作罢。

记得早些年,看到过一段一位女记者在宏村采访的视频。一处老屋旧院内,一老妇坐在院中与女记者对话,老妇清癯的脸庞,花白头发,从容微笑的神态,一双眼睛中能看出曾经是个美丽漂亮的女子,画面中女记者问着什么,老妇仰脸向上,淡然的笑着,很少作答,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来到宏村我知道了,老妇有很多事是不想说了。说什么呢?说自己曾是个美丽的村姑,后成了富商大户人家的少妇、少奶奶。丈夫去了远方,不知所踪,家散了,自己成了地主婆……。

说自己一人凄苦度日,困难时期饥饿难忍,上山采蕨菜,挖水竹煮着吃,还挖蕨根回来用石臼捣烂,放水里浸泡,捞出蕨渣,沉淀的细粉称蕨粉,晒干后实在饿了用开水冲一碗粉喝下……。

坐在村外南湖边休憇,隔湖相望,即是旅游画册中常见的介绍宏村的画面景象,感慨万千,在其他地方,偶有一两处明清建筑,几件明清器物、遗存均为至宝。而这里竟是整个官宦之家、富商宅第、宗族集聚八百年的村落。又想到相隔才几十年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黄淮海地区,江淮平原还是连片土坯草房的村庄。再则追溯可知的朝代,留存至今的省级衙门如南京的两江总督府,保定的直隶总督府,山西太原的巡抚衙门。地级市的淮安府署及各地留存不多的县衙大堂,宏村的大户人家建筑均可与之一比。由此可见宏村及徽州在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和地位。

如今不用说一二线城市,即或是三四线城市,其钢筋水泥筑就的高楼林立,花木簇拥的居民住宅小区,连片别墅楼群,很想请教一下有关专家,五十年、七十年、一百年以后会是个什么样子?然而我相信一百年后的宏村大概还会是这个样子。

一个皖南山间的村落竟能承载近千年的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的沧桑,这才是值得来宏村旅游的人们思考一番的。

 

 

 


南方的天气每年初秋之时都会迎来大大小小的几场台风,伴随台风之下便是连续几天连绵阴雨,那风吹过、雨打过和季节飘零过的花瓣、枝叶就像一场纷飞的落花雨般洒落人间,有种无边落木萧萧下之感,也有种凄美的况味。

走在暮雨黄昏的街头,看着路上行人匆匆,五颜六色的伞从身边无数次的擦肩而过,偶尔也会看到几个没带伞的人从身边奔跑而过,城市中身穿“黄、蓝”衣服的铁骑手依旧风雨无阻的奔波于柏油马路上。

于生活而言,每一份努力之下的样子都是可爱而又值得敬佩的,于你、于我、于他如是。

不记得有多少次了,我总是喜欢在这样飘零着细雨的天气,还有带着些许诗意的秋季里,在黄昏之下出来散步,也会特意在每年下着雨的六月天里赶去看一场“夏雨荷”。

总感觉那微微的细雨就像一条条优美的曲线,又像是跳跃的音符,让人无限遐思,所以在许多年之前我给自己取了个网名昵称为“夏雨天”。一用就是好多年。

或许喜雨之人,就连文字中的“雨天”都会觉得美丽的吧!

走着走着就走过了世界之窗、走过了欢乐谷、走过了何香凝美术馆、走过了锦绣中华,在深圳这座城市这几大景点应该都是被众人所熟知的吧!

在这条路我曾经走了无数回,白天、下午、晚上,只是身边昔日伴随左右的那人已经不在身边了。

就像夏未尽,秋已至一样,有些记忆还赖在脑海中不愿褪去,但是许多事情、许多人终究还是走远了。

而我也终于明白和学会接受,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约好要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散失。红尘陌上,剩你独自行走,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诺言,浅浅笑,淡淡忘。

那些美好的时光,纵是远去只剩回忆,于此生而言也是无憾了。

在锦绣中华门口那座打着“中国结”似的虹桥上,站在中间,凭栏远眺,尽是过往的车水马龙疾驰而过,在桥上发出汽车呼啸而过的轰鸣声。

细雨还在不停的下,伸出手心,几滴清凉顷刻间便透入心间。裙摆在清风拂过中调皮的飞舞……

就在此情此景中让我想到卞之琳的那首《断章》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而在此刻什么装饰了我的窗子,我又是否入了谁的梦?恩,我不得而知。

回去路上已是华灯初上,城市中星星点点的灯火一盏盏亮起,暖色的路灯一路照耀,我想该是为了温暖晚归又亦或是独行之人吧!

耳畔的歌曲随机播放着,当播放到“胖胖胖”那首《天造地设》的时候我按下了单曲循环键。

这个外表粗矿的男人尽然有如此温柔的声音,大概是铁汉也有柔情之一面吧。

那被天使吻过般的声音,轻轻在耳边萦绕……

曾几何时我们不断计较是非

也没想过最后谁会成为谁的谁

一个人睡

又一个人醉

彼此在单行道上慢慢枯萎

后来我成为了你命中的那个另类

你也成为了我心中的最珍贵

互相依偎

那四目相对

只为这一瞬间的美

就无悔

……

后段歌词已然无关。

一场秋雨一场凉,一曲相思一场叹。

只愿所有的美好都被铭记,所有的遗憾都留在过去,所有的糟糕都被遗忘,所有的开始都在路上……

 

 


如果忙碌是一种品德,

那么就会从中获得快乐,

人生恨短,

何必计较太多。

我不知道,

你的快乐能有几多,

但我知道,

生活不止清风明月。

忙碌像一粒粒幸福的种子,

也会生根发芽结果,

钟情于苍茫大地,

游刃于心灵阡陌。

也许有人会问,

忙碌能有几何?

就像燃烧的蜡烛,

息息灯光闪烁。

心定则安,

时光匆匆而过,

天保九如,

忙碌的韵律将幸福的氛围烘托……

 

 

 

临近入秋时节,天气却格外的燥热起来,树上的蝉扯着个大嗓门一声高似一声的喧嚣着,总没有停歇的时候,各色树种也随着闷热的空气婆娑起舞地迎合着,却丝毫未见一丝凉意袭来,似乎天高气爽的蓝天白云之上,明亮刺眼的太阳穿透着一切地奔袭而来,将大地以及其上的一切烘烤的炙热难当,于是短裤博弈,裙摆飘扬,似乎盛夏的景色要在入秋上演。

这天,因图儿回来,我却心情分外清爽,久未见面甚是想念,便急切地下楼,于路边远远遥望,只见一小男孩的身影轻快的出了楼洞四处张望,于是我便将双手举过头顶几声响亮拍打,那个小小的身影便飞也似地奔赴而来,几乎是百米冲刺,又似乎只是瞬间,便已在眼前,小嘴那个甜呀,外公外公地叫个不停,还怪我怎么不想他,未满四岁的他还脑洞大开地说已经想了我六年之久,我错愕的应答着,张开双臂将他搂起,只见他啄起小嘴吧唧吧唧于我的面颊一阵猛亲,我已摇摇晃晃的眩晕却高兴到血脉喷张。回忆着因各种原因,已经有将近小两年未曾见面了,有点愧疚。记忆中,还是在他一岁半时,稚嫩的小手举着水杯劝我饮酒,在我行将回单位上班时嚎啕大哭的情景历历在目。可一岁半时并未记事,今次见面却丝毫没有哪怕一丁点隔阂,直接无缝对接,不由地使我觉着有点神奇,也许血亲,也许小家伙聪颖记忆超群,除此之外无法解释。于是怜爱地端详,图儿眉清目秀,乳白的皮肤上一对水汪汪的大眼顾盼自如,透着聪慧,巧挺的鼻翼下一粉红小嘴准确且有点夸张的表达,逗我开怀。当问起右眼上小小疤痕时,小家伙的表达居然吓出我一身冷汗,说是和消防车怼的,于是和女儿通话方才知晓,他所谓的消防车居然是他的玩具,原来如此。他准确的记忆,他清晰且夸张的表达却引发我一阵惊恐,随后一阵大笑。

也为消暑,将图儿放于踏板上,启动电门,摩托便风驰电掣般飞奔起来。只见他张开双臂V型上举,高兴的哇哇的,口中不停喊道:好舒服的,似乎哼着什么音乐,可急坏了我,一边吩咐将手放好,一边将双腿并拢作为固定,生怕他重心不稳发生意外,可他却依然如故,只觉着好玩。也是一直小轿车来去的他,却从未体验过此种视野全新的感觉,一时兴起情有可原。这还没完,只见他一会动动转向灯,一会又将喇叭按得声响,更有甚者将那小手模仿者我的样子搭上油门,于是麻利停车于路边,反复讲解不能如此,就比方,你爸妈驾驶汽车一样,别人不允许随便操作的,否则会出事等等,一番说道,能否起作用却不得而知,将他转身,明显视野受限,准备驾驶时,小家伙可不答应,执拗面向前方才息事宁人,于是吩咐不许乱动,有操作比如转向鸣笛等得我同意后才可以,还算乖巧,悉数答应后方才启动。以后的路途就这样顺利行进,可奇怪的是,这个小脑袋瓜还真的聪明,喇叭及转向操作就位率非常高,不由得使人咂舌称奇,暗自思虑:此孩集好奇,兴趣,超强记忆于一身令人欣慰,好好培养,正确引导必成正果。为验证我的判断,刻意询问图儿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名字时,他毫不犹豫的一一作答,且正确无误,于是遵祝他也记下我的名字,只见他一双大眼扑闪着,随后答道:记住了,外公。谈笑间小区已在前面,只见图儿小嘴甜甜道:外公明天还坐摩托,真好玩!于是就势吩咐回家听话,好好吃饭之类的老生常谈后,目送他蹦跳着愉快回家。

翌日,一整天上班忙碌着,下午临近下班前五分钟,我的手机飘出了优美的铃声,随后稚嫩的童声入耳:外公,今天还坐摩托的吆。知道昨天的说道铭记在心,也知道可能一直就这样惦记着从未断片,询问着我可能快下班后如是这般,我会心一笑,并告诉好好吃饭,肚儿吃饱后才能出去玩耍,对侧一声悦耳的毫无停歇的答应。看来小孩亦如此:凡是自己喜欢的事情,委屈一点又如何?平时吃饭那个困难,今天却如此畅快的答应,哈哈!小孩的一切在隔代人的心里那就是一个“暖”字包容一切,甚至他的优点缺憾,不明白的人如此,清晰的人会循循善诱加以引导,使他们能健康茁壮地成长,修枝剪叶触摸太阳。只是几分钟便已至家,小家伙欢天喜地奔赴而来,热浪滚滚,我张开双臂自然将他搂至怀中,询问好好吃饭没有?在家听话否?于是回答:吃了大碗,没有调皮。“哈哈!好的,图儿表现真不错,等外公吃完饭后就坐摩托喽!臭娃娃。”只见他煞是认真地说道:外公,我不臭,是香娃娃,你应该叫我宝贝。“啊哦,好的,宝贝图儿。”于是小小额头便多了一口型印章,小家伙喜不自禁。明白无误的纠正,毫无掩饰的索爱,直接天真的孩童心思和我内心满满的爱意撞个满怀,使我欢喜异常,有点屁颠!抱着他也小蹦跶着回了家。入得家门,妻子也早已等候多时,一桌饭菜有点凌乱却甚是入眼馋嘴,知道小家伙吃饭时的繁琐不是一个“一般”能替代的。妻子笑着道:他一直打听你的,直到给你打电话后,吃饭挺乖的,估计是吃饱了,表现很不错的,是吧?图图。图儿的表现却是很直接:外公,快吃饭嘛,吃完坐摩托车。“嗷,好的,不过,外公今天怎么忘掉我自己名字了,这可咋办?”只见他小脑袋一直楞,煞是认真道:外公,你叫XXX的。“嗷!瞧我这啥记性,把自己名字给忘掉啦!图儿记性真好,我记住了。”心下再次被震撼道,就只在昨天给他说过一遍,就已深深记忆,可眼前小家伙还未满四岁,感动地爱抚可爱的小脑袋,回头望着妻子会心一笑,于是遵从图儿交代迅速吃饭不在话下。

换上薄衫短裤,脚踩夏日凉鞋,如图儿所愿,牵着他稚嫩小手出得门来。夕阳沿袭着原有的烈度挥洒自如,天边一抹彩虹徇烂如花,上车的刹那,小嘴开话:外公怎么穿的这鞋,不好看。“可是它凉快得很,不是吗?”我答道。于是他看看我,再看看自己脚上的小耐克运动鞋道:我都没有你凉快,然后嘟着个小嘴一脸不快。“好啦,待会去给娃娃也买双凉鞋好吗?”看他时已经一脸灿烂:嗯,好的外公。此事我询问过女儿,原因是他太调皮,不敢给穿凉鞋将脚露外,否则磕磕碰碰容易受伤,此时我也只是权宜之计,小孩待会就会忘掉的。虽这样思虑,可这小孩记忆的好,我是充分了解,思虑如何解决此问题,显然不能哄骗,我打着结。因为要坐摩托,所以提前告知不许乱动,可小脑袋一晃悠开口道:昨天你说过的,你让动时我再动,不然容易有事的。想想这个小家伙有时也真乖,惹人怜爱。眼见右转弯时,只需指向右,右转向灯便已闪亮,接着行人增多,只需吩咐一声,喇叭便如约而至,图儿就像我的副驾一样准确执行着我的指令,内心那个自豪感油然而生,蹭蹭他的小脑袋以示嘉奖。我是非常喜欢小孩的,喜欢他们单纯,像雨后天空一样纯净,喜欢他们喜怒哀乐,纯粹无任何参杂,喜欢与他(她)们相处,内心平静如水。眼前小家伙,我的亲外孙,从内心深处走来,向内心更深处走去,一如他说想了我六年一样,我想他可能更久远些。

小孩的天性始终如一,淘气,贪玩,纯粹,随性。原打算带着他看看小孩的衣物,合适购买的,可无意中恰遇乐园,便像磁铁一样被深深吸引,抱着我的腿,倔强的看着我挪不动脚步,我那受得了这个,不由分说,买票,入内,陪玩。此种境遇于他如鱼得水,于我就得负起责任,有些个玩具有一定的危险因素存在,马虎不得。一应俱全的全部尝试,一会蹦床,一会积木,漏沙呀,投影电玩等等玩的不亦乐乎,甚至于根本叫不到身边,那个疯呀全是兴奋点,刚开始和小朋友们玩的和谐有趣。蹦床上你上我下,你滚我趴的,热闹异常;投影电玩屏幕上街道小哥被打爆头的,应声倒下的,被击的抱头鼠窜的,全仗大家齐心协力一并努力,随后小朋友们击掌相庆,庆祝胜利。就在一转眼的时间,图儿脱离了我的视线,有点小急,慌忙四下找寻,于一背离的通道发现小他小小身影,只见他坐在秋千上悠闲自得,同行男孩整体大他一圈,就在秋千低位的瞬间,此孩借助身体将图儿推下,自己坐上,一旁的图儿先是惊讶,眉头挽起,随后便将小拳头紧紧一握,不偏不倚正中此孩身体,看着势头不对我应声阻止时,图儿已是第二拳击出,大男孩无大碍,并未还击。赶紧将其分离,并解释道;玩具大家一起的,不可以这样。逐转移注意力一般将其挪移至其它地方方才化解困局。虽说大男孩错在先,可小孩之间那个不是如此?看来图儿也并非很省事,小小身板还敢于挑战大他一圈的男孩,秀气的外表下有着小小的暴力成分令人担忧,应好好加以引导,利于他健康无虞的成长。一通玩耍已有些时辰了,看着图儿已经大汗淋漓有点于心不忍,于是劝说今天到此为止,可哪里起作用,直到管理员通知快下班,其它小朋友络绎不绝走出为止,方才恋恋不舍地出来,穿起他的小耐克一步三回头。因为出汗怕受凉,便稍作停留,待他平复以后再外出,可小孩哪里闲的住?眼波流转处,飞一样奔向玩具店,拿起这个,放下那个的,左挑右捡中,一个大个的红色奥特曼闪耀着令人眩晕的光茫,那一声声动漫中特有的喊声深深吸引着他,于是爱不释手,拿起就走,一旁的店主目光慈祥,笑意连连地望着我,我不待其开口,付费走人。可小嘴甜甜说道:谢谢外公!面向店主道:阿姨,再见!“挺有礼貌,图儿不错吆!”我喜出望外。

因为应允过图儿买鞋,便牵着他的小手溜达着,希望能发现适合他的,并非凉鞋,但他好像并未有这样心思。因为玩的体力消耗太大,小肚腩发问了,直喊道:外公好饿呀!于是将他高高举起,驾于脖项:“走了,咱找吃的去了!”看着图儿起初惊讶,而后高兴的样子,心下思量:此孩心思缜密,一定以为我不像他爸一样年轻,做不得此种举动,不承想也居然没事,所以就转忧为喜。毕竟才不满四岁,居然有此种担忧,令人心情暖暖的,非常愉悦。逐话锋一转道:“哎呀!我叫什么名字呢?咋又给忘了!”望着图儿,只见他小眉头一拧巴道:外公,昨天才说的嘛,怎么又没记住?你叫XXX,不要再忘掉啦!“好的,这下记住了。”我发自内心的高兴,非常确定此孩记忆力超群,实际情况是再次检验他是否将我的名字如同他爸妈一样记忆,没有令人失望,却大喜过望。

客莱宝的门厅霓虹闪烁,客人们进出络绎不绝,轻音乐舒缓雅致地飘在空气里,吸引着人们的耳目,入得门厅后却又非常确定地勾着你的馋虫,图儿似乎清楚的意识到好的去处就在此地,便要求将他放下,一溜烟地飘了进去,左手攥着我的手,右手十指指向亮丽的菜点,一只炸鸡腿,一厅奶乳饮料将他眼神俘获,因饮食温度尚高,无法入口,我将手中他的玩具之类放置后,打开微信视频,将视屏中的女儿现于图儿面前,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好像刻意在躲避,眼神游离,女儿的召唤形同虚设,有点不解,娘两有时间没有见面了,虽说现在通信如此发达,千里之外如同眼前,可还是不解馋,如同饥饿的游者看见屏幕中的美食一样的感觉。可此时的图尔是怎么哪?仔细观察分析后我有了答案,原因是他爸妈平时不像我如此的娇惯,买卖随意,吃穿由他,他心知肚明的怕他的妈妈责怪与他,于是才不敢面对。“哈哈,小家伙心中如同明镜,有自知之明的。”我豁然明了,于是遵祝女儿今天豁免,可小家伙笃定不见,于是隔屏亲子互动变成泡影。女儿有点失望的接受了我的安慰。私下以为,关于此种问题我是知晓的,之所以如此带图儿,原因只是很久没见,加之隔代原因,必然如此,其中利弊藏于心中,甚是明了。愉快而忐忑的用餐结束,图儿一蹦三跳地上了摩托,我启动油门,吹着习习晚风一路愉悦笑谈着,幕色中消失在回家的路途。

 

 

 

与他人结伴自驾游两天,见邻家20岁女孩既怕冷又怕热,山上江布拉克风景如画,只是雨后有点冷,她们懒得走动一步,到了奇台戈壁滩上硅化木园、因为天地炎热,竟然都不下车去看一眼。对小女孩的表现,深感养女比养儿难,娇生惯养的独生女特征,在未来的生活会受到更多的磨难,对父母只会苛求没有敬畏的子女,对其生活工作环境也会随波逐流的。90后的她们一定会放大生活的难处而考验自己,这是无法替代的选择。

旅游不仅仅是找好看的地方,要把景点和环境结合起来,包括途中经历的一切,只有线没有点的观光,在记忆中留不下立体的时空观。奇台硅化木园土山上的硅化木树,那可是亿年前的作品,因为荒芜才得以保存。站在127棵硅化木、或者只剩硅化木根旁,谁能想到这种景象: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从前有片海,海里游着鱼,从前有许多森林,恐龙在那里游弋。一阵狂风来了,吹倒了山庙,吹干了海水,覆盖住了森林,寂静万年以后,硅化木对我说:“你来啦,见到你祖先的时候,还是只猴子呢”。旅游不过是对山、对水、对花木、大自然的一种敬畏。

多年前的暑假,我骑摩托车带上儿子,穿越颠簸戈壁公路,在硅化木园的地窝子吃过饭,用小摄像机记录那是的场景,十年了,变化不大,门票还是三十元,只是道路通了,原来散落的硅化木被游客“拿走”了许多。

每个人的生命长度大致相等,即便诺贝尔奖获得者也会在老年痴呆中度过,但人生辉煌的途径不过是走好每个年龄段的事,倘若能走一步看一步想一步,就会比被动生活的人丰富而多彩。走在戈壁滩上,眺望远处的荒芜,幻想那曾经的沧海桑田,感悟生命短暂而辉煌:每个人都会在生活中学习生活,而早一步晚一步学会生活,是决定每个人的生活层次,不仅仅是物质上的,精神上的尤为重要。

想起那年骑摩托车穿过独库公路,从乔尔玛大阪走过,在积雪的山顶上,眺望半山的云朵:我从大山中走过,我以为我征服了大山。大山笑道:万年前有人说征服了我,我还在,而你是他的孝子贤孙?山在,而人不过是一阵微风而己。

 

 

记工员
2019-08-28 15:39 作者:古月湘云 16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记 工 员

(1)

胡光荣

“你不要给我记6.5分工了,我要原来的6分。”

胡玉娥脸憋得通红,当着全队社员的面,气愤地朝我大声嘶吼!

好像给她加0.5分工是我一个人定的似的。我苦笑地看着她,没有回答,只能看着再发苦笑。过了一会,我一边在看她对我不停地发吼,我一边慢慢地把目光移到了队长胡小可身上,他只是低头锄地,并且越来越使劲地锄,其他社员都静止似的,双手握住锄头柄,悠然地撑在胸口上下,看得自在。

“哪个再要给我打6.5,我会ha他娘的别。”

胡玉娥看到没有人搭理,吼得更加动劲,话更难听。

我也听出气来,随即回敬了她一句:

“又不是我一个人作主要加的,你莫光冲着我一个好呗。”

队长胡小可看到我在作解释,更准确地说是在推卸责任。可他已锄到地头,回过身来抬头对社员们说:

“好了,好了!晚上我们几个再商量商量。现在赶紧做事,不然的话,今天油菜土就锄不完了。”

社员们听到队长喊话,看到他调头又锄了很长一段了,才慢吞吞地放斜锄头柄,前后来回晃动起来。而胡玉娥仍在原地不动,她仍有气没销,又好像在等谁回话,等谁会给她作主。

立冬以来,日子一天比一天短,夕阳西下,软绵绵的光芒把西边染成金黄,仿佛太阳在积攒出一天来所有能量作最后一次爆发。地里的油菜叶粉白如蓝,偶有冲出来菜苔,片片像手掌似的绿叶捧上一支支纤弱的黄色花杂,冷风吹过,摇摇晃晃,好似向谁招手再见。不一会,余晖散尽,黑色的帷帐一阵密似一阵地罩来。看不见了,社员们却还没听到队长喊散工,原先队长预想的今天要把油菜土锄完,明天准备挑粪追肥的,如果大家动劲干的话,还会有早工散,可眼看锄剩的半亩多地,由于天色太黑,再锄的话会把油菜一起锄掉。我知道,今天队长又在有意惩罚大家。但社员们早已习惯,也早会应对。社员们好像在做,可心好像飞走了,表现出有气无力,飘飘悠悠。胡玉娥仍在原地,形同蜡像。

“散工算了,明天上午光明、金元、老海几个继续来把油菜锄完,其他人带桶担牛氹粪水加氨水,淋这几天锄松油菜地……”

队长说的很长,天黑了,我看不到他的表情,我想他的脸也肯定拉得好长。

队长胡小可喊散工的声音仿佛被夜幕扣住似的,社员们听得格外响亮,年轻的女社员们“哦”的一声,扛上锄头快速回家。我走到胡玉娥前面立住,每次散工晚走的队长也向我俩走近。

“咋了,你不识好歹,给你加工分还有错了?”

队长说着走了过来。

“你不晓得,这一个多月来,你们给我加工分,女社员们知道后,都远离我,都怕我,特别妹子们,他们还都说我能干,那就得我处处带头干,我和她们不一样,事事要多做,样样得领先,我变成队长了。更气人的是,堂客们说,妳想变成男人,下面冇得鸟。我不要加那点可怜的工分,我不想看她们那异样的眼色,那些难听死了的话。我不要,你们不跟我改过来,明天我照样出工不出力……”

胡玉娥看到站到了她跟前的我俩,一肚子的苦水向我们倒来,啜泣声和诉说声交替着。我猜,她的泪水也在花花地流。

 

 

 

 

 

没有标签!

发表评论


博彩评级资讯保留所有权【http://ronireports.com】 免责声明:网站部分内容转载至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Powered by emlog
Theme by GlBwl v5.9.29